潘玉良收藏级别版画专场

标签: 近期热门, 专题, 热门专题, 艺术时尚, 艺术时尚热门

作者: 艺网

列表页预览图: http://srcpages.ywart.com/Media/Default/%E5%A7%9A%E6%96%87%E7%88%BD/APP-banner.jpg

概要: 潘玉良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中拥有崇高地位,高质量的复制版画将是人们认识她的重要途径。

潘玉良收藏级别版画专场

             

  

现在中国的美术界几乎一致的认为,潘玉良是属于一种文化上的艺术,十几年来潘玉良已成为世界最著名的中国女性艺术家。作为中国早期油画艺术的重要奠基者,她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中拥有崇高地位,她的市场在以台湾地区及海外华人为主的市场中已经非常成熟。所以高质量的复制版画将是人们认识潘玉良的重要途径。

 

知名评述

 

「玉良女士近作此体,合中西于一冶,其作始也犹简,其成功也必巨,谓余不信,且拭目俟之。余识玉良女士二十余年矣,日见其进,未见其止,近作油画,已入纵横自如之境,非复以运笔配色见长矣,今见此新白描体,知其进犹不止也。
以欧洲油画雕塑之神味,入中国之白描,余称之曰新白描体,玉良以为然乎?」by 陈独秀

                

「请由潘玉良的艺术去珍惜疼爱这个女人,而不要由她的身体、器官去想象一个女人。」by 陆蓉之 (知名策展人)

      

「潘玉良每幅画作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超越艺术形式束缚,让人直视她生命的幽微;其艺术创作则可见到她受雷诺阿、马谛斯等大师影响的痕迹。」by 黄光男(台艺大校长)

 

潘玉良限量复刻版画

运用专业的颜色管理配备与颜色管理技术,将真迹画作转换为数字档案,并进行颜色校正以忠实呈现原作色彩。所有画作均用高质量专业色彩喷墨打印机,搭配专业油墨,印制在油画布、水彩画布、宣纸布等等材质上,保证75~100年亮丽不褪色,精准完美的呈现原画作的精髓。

·限量版数

·博物馆级印刷

·完美还原经典

 

精选

潘玉良是一位很喜欢画「自画像」的艺术家,在她的肖像画中占有不小的比例,而几乎每一幅自画像,也都被美术史估认为是其杰作之一。这即可说明潘玉良在历经多舛的生命磨难中,完完全全的了解自己的性格而后心手相连的将自己的形象投射在画面中;可以发现,潘玉良的自画像都是极具东方古典之美的,那是她从生活淬炼中对自己形塑的追求与渴望,时而慵懒,时而坚毅,体现出潘玉良刚柔兼具的个性。

 

表现女性的体态之美,是潘玉良最能展现艺术天赋的题材之一;而在水墨、彩墨与油墨各种创作类型中,则呈现出同中有异的面向;基本上,不论使用哪一种媒材、工作创作,潘玉良笔下的女体都是丰腴、柔美、慵懒的。

 

 一系列以动物为主题的作品,不论牛、羊、熊、猪或企鹅,都具有温驯平和的特质;而灵动的猫,则是潘玉良极为喜爱的素材,或静、或动、或坐、或睡、或凝视、或伸展,都极具情趣,充分表现出猫之所以会成为人类宠物的特质。

 

潘玉良的静物画,大体上呈现两种形式:一种是作于布面的油画,色彩浓郁饱和,既有野兽派的鲜丽,又散发印象派的柔和,加上充实的背景烘托和黄金比例的精准构图,使画面洋溢着丰沛的盎然生机;一种是画在宣纸上的彩墨,线条流畅细腻,赋色清丽含蓄,背景的处理或以细碎的线条满布,或呈现中国水墨的留白已显示光源;尤其容器的造型与器身的纹饰,都属于中国瓷器形貌的再现,整体画面因而更为娟秀典雅。

 

潘玉良生平
一代大师 / 经典传奇

本名:陈秀清

出生日期:1895年6月14日

祖籍:江苏扬州

父母早亡,幼年失怙,十四岁被舅父卖进妓院。后由当时的一名高官潘赞化为其赎身避居潘府,不久被纳为妾,后随潘赞化移居上海。1918年,以素描第一名考进上海美术专科学校,随王济远、朱屺瞻习画,主要的兴趣在于女性裸体的表现。

 

  

简介

父母早亡,幼年失怙,十四岁被舅父卖进妓院。后由当时的一名高官潘赞化为其赎身避居潘府,不久被纳为妾,后随潘赞化移居上海。

 

1918年考进上海美专,师从朱屺瞻、王济远学画

1921年赴法国里昂美术学院

1923年考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

1926年又进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进修两年油画及 雕塑

1929年应刘海栗之邀回国任上海美术专门学校西画系主任,又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及新华艺专

1938年回法定居, 其后的四十年常参展于巴黎独立沙龙并多次参加英、法、德、日及瑞士等国际展,获奖无数

1977年病逝于巴黎。法国赛努奇博物馆、巴黎市博物馆、巴黎现代美术馆,台北市市美术馆、中国美术馆等均有收藏其作品

她在西方世界持续不断的活动使她在中国声名大噪,1928年回到中国后先在上海美专任教,后到南京。

 

在1929年到1936年,她受邀参加了五次展览。在南京,潘玉良成了男同事们嫉妒的对象,甚至后来因为展出作品闹出纷争,身世再次被拿上台面议论,决定再次赴法国。

 

潘玉良晚年疾病缠身而且受到酒精所摧残,死于1977年7月22日,从此与王守义一起长眠在巴黎蒙帕纳斯(Montparnasse)的公墓里。王守义在潘玉良巴黎最后的几年当中给予最殷勤的照料与支持。

 

                                        

躺卧

潘玉良

¥4550 

德国画布 73x53cm


                                       


                            

                                        

舒坦

潘玉良 

¥6500

德国画布 91x59cm

     

                                 


                               

                               

                                        

侧望

潘玉良

¥910

德国中性纸 25x39cm

                         

 
                                    

向背

潘玉良

¥6500

德国画布 73x93cm


                           


                           

               

                                    

母与子

潘玉良

¥10,400

德国画布 99x80cm

                                   


                           

                                    

舞春风

潘玉良

¥5,200

德国画布 74x54cm


                               


                           


                           

                            

临窗自画像

潘玉良

¥3,900

德国画布 59x73cm

                    


                 

 
                            

                           

河畔

潘玉良

¥1,950

德国画布 33x24cm

                         

     


                           

                             

                           

花衣女子

潘玉良

¥3,900

德国画布 54x73cm

                         


               


                           

                                         

神话图

潘玉良

¥1,950 

德国画布 54x45cm


                             

 
                                         

梨与花巾

潘玉良

¥2,600

德国画布 54x46cm


                                       


                               

 
                                         

盆花

潘玉良

¥3,250

德国画布 54x65cm


                             


                               

 
                                          

面具

潘玉良

¥3,250

德国画布 65x54cm


                             


                               

 
                                          

对峙

潘玉良

¥2,600

德国画布 54x45cm


                             


                               

 
                                          

梳妆

潘玉良

¥4,550

德国中性纸 64x91cm


                               

 
                                          

希望与和平

潘玉良

¥5,200

德国中性纸 49x103cm


                             


                               

 
                                          

猫与盆花

潘玉良

¥3,250

德国中性纸 46x69cm


                             


                               

 
                                          

趴睡

潘玉良

¥910

德国中性纸 28x32cm


                             


                               

 
                                          

向背男女

潘玉良

¥910

德国中性纸 26x42cm


                             


                               

 
                                          

背影

潘玉良

¥910

德国中性纸 42x26cm


                             


                               

                        

更多作品

驻足在作品面前,就如身处万花丛中。本以为只是大红大绿的艳丽,却又会在花叶之间猛然寻获生活中熟悉的大小事物,细节之处,满溢浓浓意趣,叫人忍俊不禁,那种惊喜不亚于乏味生活中突然出现的金色云彩。
艺术家纪晓峰的作品以现代女性为主要题材,画中带着中国传统人物画的风格,东方女子的特殊造型以及独有的腮红都提醒着观者画中特殊的中国情怀。她画笔下的人物造型洗练,在刻画人物时虽淡化了五官的描绘,但却能通过具有动感的肢体语言反映人物的内心世界,这不仅使她的作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并且给观众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艺术家施晓杰《丛林》系列作品好像被赋予了诗意化的描绘,物象被抽象模糊,刻意隐晦的流露,从欢快流动的笔触中感觉到这里的丛林不是静默幽暗的,而是盎然生机富有一种生命的气息,在抽象的表现上延伸出丰富的想象力。
画纸刻意做旧尽显沧桑的质感,简单的线条勾画出整幅作品的艺术感。艺术家刘思宁试图制造一种破旧墙皮的质感,就像儿童在墙上涂鸦一般,以肆意的随性和自由的书写来唤起最原始最纯粹的儿童的心灵,来面对现实不堪重负的自由,试图不惹眼,不魅目,以纯化的视角来审视世界。
艺术家刘健创作的肖像图带有一丝诙谐感,有些凌乱的脸部线条,被风吹的通红的鼻头,看似是落魄的人,却因为过于夸张的比例而显得有几分滑稽,似是一种黑色幽默,诙谐背后却又寓意深刻。
艺术家董洁的《Veronique》系列,更多关注的是女性女权这一永恒的话题,她将女性的肢体美感最大程度的表现出来,她们是柔美的,丰腴的,细腻的,充满弹性和诱惑的。同时艺术家又很隐晦将模特的头部置于画面之外,一藏一现产生矛盾的双生性,正如作品名一样,薇洛妮克——她可能只是我遇见的一位过客,不管熟识与否,却留下了永恒的美。
艺术家时常把一个个惹人心颤的美人置身其中,与背后的园林幽巷自成一体,呈现出一派优雅别致的诗情画意。这些女子,有着各种各样魅惑的表情,眼眸中流露出的或伤感或愉悦,身着或典雅或艳俗的装扮,与零零碎碎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园林、昆曲、团扇、太湖石、牌楼、城墙一起,达到一种别样的和谐意蕴。
人物忽隐忽现地游弋于绿色水波之中,设色清新,用多层薄染法,水、墨、彩、线,自然交融、恰到妙处,显得既活泼灵动,又层次丰富、变化莫测!并让人体验到了一种“游心虚淡”的婉约、俊逸之感。
艺术家杨婉的《“往事”落地生花》系列,将往事用“公式语言”的方式,以及巧妙的构图,重新塑造了想要表达的语境,新的“公式语言”为绘画表达开启了新的窗户。
12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