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男人,我更需要一条丝袜

标签: 艺网大拿, 艺术时尚

列表页预览图: http://pages.ywart.com/Media/Default/%E8%89%BA%E6%9C%AF%E8%A7%86%E9%87%8E%E5%85%A5%E5%8F%A3%E5%9B%BE/%E6%AF%94%E8%B5%B7%E7%94%B7%E4%BA%BA%EF%BC%8C%E6%88%91%E6%9B%B4%E9%9C%80%E8%A6%81%E4%B8%80%E6%9D%A1%E4%B8%9D%E8%A2%9C-1.jpg

概要: 最近锦瑟小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即使是在35℃+的大夏天,也依旧有穿着丝袜出街的妹子们,虽然小编一直好奇她们究竟会不会热

    最近锦瑟小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即使是在35℃+的大夏天,也依旧有穿着丝袜出街的妹子们,虽然小编一直好奇她们究竟会不会热,但也由此可见,女孩子们对于丝袜的喜爱,已经到了某种偏执的程度(但其实男孩子们会更喜欢吧)。

 

    鲁迅先生曾在《而已集》中写到“中国人联想很丰富,可以从光胳膊联想到私生子”。而丝袜常年覆盖在双腿之上,让女性的长腿若隐若现,充满了隐约之美,也让广大看客沉醉其中,成为裙下之臣。

 

    当你享受着丝袜带来美感的同时,可有想过,这薄如蝉翼的丝袜究竟是怎么来的呢?作为偏爱研究各种历史的小达人,锦瑟小编上周为大家介绍了内衣的历史(这才是穿bra最性感的“姿势”),今天既说起了丝袜,那我们就来聊聊丝袜的“前世今生”。

    痴迷丝袜的路易家族

    现在的丝袜已经成了女性的专属,男人们若是穿上丝袜,肯定会被人们视为“变态”。但是丝袜最早的拥有者,正是男人,没错,是男人。

 

    拿破仑和他的紧身裤袜

    丝袜的起源可追溯到数百年前欧洲宫廷里男性所穿的紧身裤。16世纪,西班牙人开始将这种紧身裤改为单独的长袜,从此以后,整个欧洲宫廷和上流社会被彩色丝袜种了草,甚至已经到了痴迷的状态。

 

    雅克·路易·大卫 《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

    据说,当时男人穿丝袜是为了提高他们在运动方面的表现,缓解腿部肌肉疼痛(据小编分析,应该和现在运动员缠在腿部关节处的绷带是一个效果);如果他们整日坐着,穿丝袜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消除肿胀。

 

    莱昂·杰罗姆 《在凡尔赛宫为孔德亲王行接见礼》

    不过呢,作为爱美的法国男人,他们对丝袜,可是有着蜜汁追求。

    早年法国贵族的男性对于衣着外貌都极为讲究,即使只是普通的家庭聚会,或者茶余饭后的休闲时光,他们都要穿戴整齐得体,而丝袜更是必不可少的。这种品味不止在贵族圈流行,连皇帝们也都纷纷为其着迷,而这其中最爱丝袜的,要数“路易家族”(路易十四、路易十五、路易十六)。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 《莫里哀与路易十四共进晚餐》

    作为法兰西的风云统治阶级——路易王朝,路易十四、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这祖孙三人在位时就奉行享乐主义,不仅兴建了法国最为奢华的王宫——凡尔赛宫,还十分乐于聘请画家为自己作画(也就是当时没有照相机和自拍杆,要不估计这爷仨儿能各种拍拍拍)。

 

    路易十四

    路易十五

    路易十六

    而从这些画像中就会发现,这祖孙三人在搭配皇家服装时,都会选紧身的丝袜,而且都是白色的(直男的蜜汁审美),尤其是爷爷路易十四,更是刻意去凸显他那双裹着白丝袜的小粗腿。

    女人的专属

    西班牙人发明了丝袜,而美国的杜邦公司,则让丝袜真正成为女性的专属。

 

    1937年,杜邦公司的化学师在偶然中发现煤油、空气和水混和加温,融化后能拉出一种坚硬、耐磨、纤细并灵活的细丝,这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尼龙纤维。

    尼龙的发明彻底改变了丝袜的材质。而随着启蒙运动带来的人性解放,人们开始逐步摆脱宗教束缚,提倡精神自由,女性们的审美也随之发生了改变:遮挡住女性身体的布料越来越少,裙子越来越短,丝袜便成了女性展现腿部曲线的最佳利器。

 

    而此时的男性也逐渐告别了繁琐的宫廷装而选择西装,丝袜便由此退出男性世界,变成了女性的专属。

      “男人or丝袜?”“我选丝袜!”

     到了二战期间,尼龙材料因为用来制造降落伞和绳索而被列为军需物资,尤其到了珍珠港事件之后,一双丝袜的黑市价格已经卖到了3000——4000美元,丝袜变成了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

 

    可是女人们实在是太爱丝袜了,既然买不起了,那就索性给自己画一条永久的丝袜。

 

    于是女人们拿起老公的刮胡刀,刮掉腿毛,把腿晒黑(因为欧洲女性的腿是在太白,晒黑后可以有穿丝袜的既视感,还能遮盖一些腿部的瑕疵),然后在腿上画一条黑线,当做袜子的接线,这样,便有了一条“永久丝袜”。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爱美的女性用专用的仪器在腿上绘制“丝袜”

    当时还有这样一项社会调查:“女人最想要什么?”有2/3的女人选择了丝袜,只有1/3选择了男人,由此可见,比起男人,丝袜才是女人们的必需品。

    丝袜,也可以很艺术

    如今的丝袜,早已成为女性日常最必不可少的一件物品,这种简单的半透明的东西,将女性双腿的更加动人的展现在人们眼前。

 

    若说穿上丝袜的女人美的像艺术品,那么在艺术家的世界里,丝袜本身就可以是艺术。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将丝袜作为一种材质或者媒介来进行创作,可是究竟美不美呢,这就要见仁见智了。

 

    荷兰艺术家Rosa Verloop用二手丝袜创作出了各种怪诞人像,这些人像颠覆了人们的印象,将原本充满诱惑的丝袜变成了令人厌恶、甚至有些可怕的人物雕塑。而对于艺术家来说,那些丑陋、有些可怕的雕塑,却凝结了力量、脆弱以及沉默。

 

    而艺术家Sobiralski的名为《肤色》的作品,则是让赤裸的男女模特们在同一色调的丝袜中,像地狱中的灵魂一样扭曲翻滚着,想要彼此联系,却只能被困在各自的束缚中。

    对于这件作品,创作者Sobiralski是这样解释的:“这个灵感来自于用最简单的媒介来表现作品的任务,我想要让这些模特的个性消失,减少他们的肉体存在,但同时又升华了他们的肉体。”

1590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