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 | 奢侈的混日子系列推荐——表情-兰卡

标签: 艺视野

作者: 艺网

列表页预览图: //pages.ywart.com/Media/Default/banner/sllk.jpg

概要: 2016年11月19日,14:30,苏州,三香路1131号体育中心,望江艺术中心,举行开幕酒会

作者: 艺网

预览图(不加协议前缀(http/https)直接以//开头): //pages.ywart.com/Media/Default/banner/sllk.jpg

文章概要: 2016年11月19日,14:30,苏州,三香路1131号体育中心,望江艺术中心,举行开幕酒会

 
 

   混日子混到兰卡去!

         Sri Lanka

出行没有做攻略,那就是个套头衫,一大堆资料,看几眼就犯晕。所谓攻略,都是别人的感受。地头有人,就住在理查德夫妇的庄园里,要那玩意作甚?简单的摄影器材加轻便的水彩工具,且行且慢且悠闲,慢生活慢到远方!

斯里兰卡版图

与其说是一次旅行,不如说是落地后懒散随意的东张西望。因为太纯粹了,以至于忘记了我们已经身处印度洋上的一个小岛腹地。恍惚中,似曾相识中,穿越了,不仅仅是空间的。卡西莫多看到艾斯米拉达时只念叨了一个字:美!来到兰卡,我们居然也有些自惭形秽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美,已经不能涵盖这里的一切!

巡逻

中国职业艺术联盟海外分部

十多天里,我们几乎就待在一个叫马希延格纳(mahiyangana)的地方,围着索拉波拉湖(sorabora lake)兜圈子,以至于跟几个“突突”司机混成了哥们。

 

索拉波拉湖

 

“突突”司机

马希延格纳位于斯里兰卡乌瓦省巴杜勒地区的偏远地带,贫穷,但不贫瘠!大部分人靠种田为生,一般家里没有沐浴设施,索拉波拉湖边的溪水就成了“天然浴室”。每天午后到傍晚,来湖边溪水洗澡的人络绎不绝,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索拉波拉湖被当地人称作圣湖,源自圣湖的溪水也就成了圣水,他们在沐浴,同时也是希冀圣水能给他们带来吉祥圣洁!

沐浴

或许是在圣湖边久了的缘故,这里的景致,这里的人们,这里的动物,都透着纯净。满地能看到狗,当道横卧的,湖边小憩的……难得听到的吠声,也是母亲在呼唤它的崽子。它们用惬意显摆它们活着的尊严。在中国,乌鸦被视为不祥之物;在这里,却是是当地人眼中的圣鸟。成群的乌鸦,甚至会跟你抢道,它们根本不知道遥远的东方还有个叫鸟笼的东西,更不用担心成为人类的盘中餐!它们俨然就是这里的居民!

斯里兰卡与印度人一样属于白色人种,肤色不同于黑海和里海一带的雅利安后代,是因为迁居过来后这里的地理位置所致,而骨骼特征,却没有因为居住地的变化而改变。出于好奇与搞怪,我们也穿上裟龙,混杂在黝黑中带着古铜肤色的人群中,用彼此似懂非懂的“国际语言”沟通,然后开怀一笑,表情融化了陌生。在他们眼神与表情里,我们触碰到了久违的纯净与纯粹。纯净与纯粹,是一种境界。之所以来到这里感到自惭形秽,就是因为我们已经不那么纯净与纯粹了!


白色人种

 

中国古代有对大同世界的向往,在兰卡,在马希延格纳,在索拉波拉,我们似乎每天都在触摸!

                 

       

 文  李东   2016/5/25  南京顶层空间

李东作品

 

 

李东 《SORABORA之六》 布面油画 40×40CM

圣湖索拉波拉,方圆上百公里内人们心中的圣洁之地。一个没有被东方蝗虫侵扰过的地方。

 

 

李东 维达人 布面油画 40×40CM

维达人(意为丛林人)是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土著居民,约2万年前他们的祖先已经生活在斯里兰卡,传统生活方式为狩猎和采集。他们有语言无文字,只有一些象形图标,在人类学上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随着近现代农业的发展和一系列大型开发项目的进行,维达人传统的居住地不断缩小,传统生活方式也难以保持。目前维达人总人口不足2000人,主要分布在中部内陆及东部沿海地区。

 

 

李东 游僧 布面油画 40×50CM

游僧,真正的游僧,心中有神明指引,只身走天涯。在斯里兰卡,信仰佛教的人,主要是狮子族人。其他各民族信仰佛教的人为数极少。佛教文化是狮子族的民族文化。斯里兰卡僧人可以吃肉。按照原始佛教戒律,释迦牟尼在世时,僧侣是允许吃肉的,因为出家人过着乞食生活,施主给什么,就吃什么。

 

李东 科伦坡海滩的下午  纸本水彩 48×33CM

科伦坡海滨的下午,一家三口享受与印度洋的亲密。不远处就是中国买下正在建设的港口。

 

李东 表情之二 布面油画 40×40CM

没有污染的表情,纯净如圣湖索拉波拉的水。

 

徐青作品

徐青 马希延格纳街头 纸本水彩27×18CM

十多天里,我们几乎就待在一个叫马希延格纳(mahiyangana)的地方,围着索拉波拉湖(sorabora lake)兜圈子,以至于跟几个“突突”司机混成了哥们。

徐青 圣鸟 纸本水彩 27×39CM

乌鸦,在中国,往往与“不祥”同义。但是,在斯里兰卡,她却是人们心中的圣鸟。越是人多的地方,聚集的乌鸦越多,踩一脚乌鸦便便,带走一生吉祥!

 

徐青 集市 纸本水彩 39×27CM

街头商贩。离这里不到百米,便是马希延格纳最大的超市。这个超市的老板该记住我们这几个“老外”,超市冰柜的五花肉存货被包圆了。回到庄园,自然少不了大快朵颐。

 

徐青 寻山 纸本水彩 27×39CM

在红皮观光火车上坐了整整13个小时,一路锡兰茶园,一路穿云走雾,没有疲惫感,全因为处处美景。在斯里兰卡坐火车是体验当地美景的绝妙方式。“高山火车”线基本是在森林中穿行,并且海拔不断升高,老式的火车吃力的慢慢前行。当列车进入山区,在山岚中缓缓穿行,窗外是一片片整齐划分的茶园,偶尔能看到穿戴鲜艳的采茶女辛勤劳作,让人产生一种时光倒转的错觉。

 

徐青 表情斯里兰卡—招风耳系列15 纸本水彩 27×18CM

刚到马希延格纳,在街头写生时碰到的尤物。

这个小女孩见到我们时,怯生生地靠着她的父亲,用眼神与我们交流。她想说些什么呢?

10394 Views